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丰乳肥臀  »  凌虐妈妈
凌虐妈妈

凌虐妈妈

我的妈妈名叫林洁莹,出生于富贵之家,她是家中的独生女,是个非常温柔可爱的女性。可惜在她研究生毕业那年,我外公外婆因车祸双双遇难,只留下了一大笔财产给她,她不再有其他亲人。她身高一米六三,体重虽有一百二十六斤,但是由于她经常锻炼身体,肌肉十分结实,丰满而不肥腴,再加上乳丰臀肥,身段倒也窈窕迷人。妈妈在大学里是她们系的系花,长的十分漂亮,皮肤细腻白嫩,脸色红润,一双大眼睛清澈灵动,再加上一头飘逸过臀的长发,经常不加修饰的直垂到大腿两侧,益显清纯,如今虽然已经四十五岁,但是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,人见人爱,而她那如梦露一般的双唇,更是清纯中散发性感,让人心动不已。

  爸爸是经常出差的人,一去就是几个月,平常都是我和妈妈一起生活,18岁的我早已经把妈妈当作梦中情人,发誓一定要把妈妈的肉体得到手,并把在色情文章上看到的招式都应用在妈妈身上。正好遇上十一国庆节,在我的邀请之下,妈妈同意和我一起出去旅游。住宾馆时,由于旅客很多,单人间早就没有了,我们只能开一间双人间。在宾馆的房间里,我们有事没事的聊天。看着身边的软玉温香,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妈妈的心跳,突然,我一把把妈妈摁倒在床上,狂吻她那诱惑的双唇,并用力捏揉着她的乳房。我这粗鲁的举动不但没有吓住她,相反,她还很配合,紧紧地抱着我,喘着粗气,身体如蛇一般扭动,柔软的舌头在我嘴里不断搅动,任由我咬舔。我的潜意识告诉我,妈妈一定是一个外表高贵清纯,骨子里却淫荡下贱的骚货,她有着与生俱来的奴性。我有一种强烈的欲望:我要彻底征服她,让她成为我的女奴,我的小母狗,可以被我吃了的小母狗!我一直幻想着吃妈妈的肉,为此我还专门研究了人体解剖学,看来我的愿望会实现了,还是美女的肉呢。

 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我渐渐向妈妈灌输女人天生奴性的观点,她也慢慢接受了。

  关于SM,我还是闭口不谈,免得吓到妈妈。在平静中过了一个多月,爸爸再次出差。又是我和妈妈可以缠绵的时候,我们在床上亲吻着,互相抚摩着对方的生殖器。我用手不断的轻捏妈妈的阴蒂,妈妈的下面一会就洪水泛滥了。看着娇喘连连的她,我突然说:「我要亲你下面的小妹,好吗?」「好,好,快,我受不了了,快……」妈妈迷迷糊糊的接着说:「我也要亲儿子的,亲儿子的小弟,亲亲……」我立刻把我的小弟送进妈妈的嘴里,然后我用舌头拨弄着她的阴蒂、大小阴唇和阴道。妈妈的口技真是不错,突然,我有一种飞升的快感,我用力夹着她的头,全部射进了她的嘴里,而她的阴道也突然喷出一股液体,弄的我脸上都是。她彻底瘫了,轻轻地喘着气。我笑着问她:「舒服吗?」「嗯。」「精液的味道如何?」「象,象荸荠。」「喜欢吃吗?」「喜欢。」「呵呵,妈妈真的淫荡啊。」「我只在儿子面前淫荡啊。」「我喜欢妈妈淫荡的样子,说自己是小荡妇。」「妈妈是你的小淫妇。」……从那以后,妈妈迷上了口交。我对她进行口交的时候越来越暴力,她却越来越喜欢。我会很用力的扯住她的长头发,大力把我的阴茎捅进她的嘴里,狠狠地直插她的咽喉,然后疯狂的进出抽送,心里幻想着我是提着一颗砍下的人头在口交,我完全主宰着它。

  她常常被我捅的眼泪都出来了,甚至有短暂的窒息感,但是,她已经完全离不开给我口交带来的快感了。

  突然一天,我有一种大胆的想法:我要让妈妈喝我的尿,成为我的马桶!我特意喝了好多水,一直没有去厕所,因为我的私人马桶马上就要来了。终于到了晚上,家里除我们外空无一人。我亲吻抚摩着妈妈,等她的激情上来了,我命令妈妈趴在我的写字桌下给我口交,她非常顺从的跪下,缩进我的桌底,才一会儿,她就娇喘连连了。我用力抱着她的头,幻想着是提着一个尿壶。可是,我很快发现,阴茎勃的太硬,尿不出来。必须要先射出来后再可以放水,而且要控制着妈妈的头,不能让她逃跑,于是我改变方式,我告诉妈妈,我们玩一下香蕉船,妈妈警惕的看着我,不知我又想什么主意来折磨她。我命令妈妈赤裸的趴在我的写字台上,我一边抚摸着妈妈柔顺的长直发,把妈妈的双手弯曲到背后,然后用长发捆住双手,并且把妈妈的双脚也弯到背后,用妈妈的头发缠住脚踝并且把头发打了个结,被头发捆住手脚的妈妈整个人就像一条船一样趴在我的写字台上,头发被脚踝无情的扯住,令妈妈不得不昂起美丽的脸,正面面对着我勃起的阴茎。“小希快点,妈妈这样好难受……”我用力的扯住妈妈的发根,大力把我的阴茎捅进她的嘴里,狠狠地冲过了妈妈的喉咙,食道的压迫令我的阴茎有前所未有的快感,我无情的无视妈妈连连干呕的声音,不停的用龟头越来越深入的撞击着妈妈的食道,终于把一大波精液直接送进了妈妈的胃里。 阴茎软了一点,终于可以了,我双腿突然用力夹住妈妈的头,再用手摁住她的后脑,我憋了一下午的小便汹涌而出,妈妈也意识到了什么,无法反抗的她只能一口一口地赶紧吞咽,足足有半分钟的时间,终于尿完了,前所未有的舒服啊!我放开了妈妈的头。妈妈怒道:「你好坏,居然让我喝你的尿,快让我起来。」「那有什么啊,尿的成分和汗的成分是差不多的啊,妈妈学过生理卫生的啊,你知道吗,在妈妈嘴里尿尿的感觉好high呢。」「真的吗?比射精high?」「当然啦。」「那我以后还喝儿子的尿尿,我要让你更high~ 」妈妈的眼角马上有了笑意。「那妈妈是我的马桶咯……」「妈妈本来就是你的马桶啊,嘻。」被捆成肉畜一样的妈妈温柔的说。

  我知道,现在我已经完全占有妈妈了,她会愿意为我做任何事的。

  【完】